怀念周广深老师

与周老师相处的二三事 蔡红专

与周老师相处的二三事

初次知道有周老师这个人是在八零年前后,从云霄广播站的广播里知道的。广播里介绍了云霄二中有一个活雷锋叫周广深的事迹。由于当时我在云霄实小当体育老师,所以对优秀老师的事迹就会多加关注了。到了八五年八月师范毕业后分配到二中当体育老师,当时是国胜老师当校长,周老师是付校长。九月份开学后,分配我任初一年一班班主任和全年段五个班级的体育教学工作。当时周老师还在外地治病,到了期中考过后,周老师才回到学校。这时我才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周老师。由于治疗的原因,周老师到学校时一头美发都掉光了,也有一些调皮的学生在背后叫他“电灯头”。

周老师是文体的活跃分子,一到学校就开展班班有歌声活动,每个班主任都要教唱歌,可是我对唱歌是一窍不通也不感兴趣(因我从小就崇尚军事与体育,认为男孩是以力量来体现,而唱歌跳舞这文娱活动是属于女孩子的事,男孩子参与会给人说“菜嬷” )所以我就对周老师说我不会唱歌,如果非唱不可的话,你来帮我教好了。后来他真的来帮我教了两次唱歌,当时就有同事说,你也太大胆了,竟然敢叫校长去替你教唱歌。

刚到二中时,经常听庄培忠说“窝囊”、怎样、怎样,我就问他“窝囊”是谁?原来周老师的口头禅就是“窝囊”、“窝囊”,碰到有人做不好或看不贯的事,就喜欢说:“窝囊”,后来庄培忠就在背后把周老师叫“窝囊”了。

八十年代中期,学校的业余生活是很单调的,下午第三节自由活动的时间,我们这些年轻人(当时还不到三十岁),经常打排球、(当时我还是教工排球队的教练)兰球。到了晚上有的教师备课、改作业,象我们这些技能科的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,有的去玩麻将、有的打扑克,再不然就是聊聊天、喝喝小酒了。记得有一天晚上傻伟(蔡伟明)到我的宿舍,拿了两叠考卷要我帮他改下考卷,他还要备课,怕明天来不及讲评,我说:“好说……”,去拿两瓶加饭酒来,就帮你改。他说好的,到十点多,他备完课真的带了两瓶加饭酒来了。后来参与喝酒的越来越多,我们同宿舍的胡志盆(已故)就说要来的自带一瓶酒,结果有的带酒有的带一些自备的早菜,如鱼干、花生、菜脯等,那晚全隆老师还把他儿子的早菜都贡献出来。当天晚上真的喝得昏天黑地,第二天一看酒瓶,十八瓶。这事被周老师知道了,就给我封了一个云霄二中加饭酒协会主席的称号。当时为什么老是喝加饭酒呢?因为当时的月工资45元,加饭酒一瓶是一元七、八,还喝得起,而茅台、五粮液是二三十元一瓶,根本就喝不起。

说到喝酒,还有一次与周老师喝酒的事。那是87年,我从二中到海峰中学,周老师也从二中调到常山中学,距离不远。有一次,他到海峰中学来玩,当晚在建平校长家一起吃饭。后来我就邀请周老师星期天到云霄我家喝酒,周老师欣然同意了。到了星期天他带他的一个同事黄老师一起到我家做客,当天一同到家里的还有傻伟、建筹、艺生、志盆等几位。周老师一进门,就对我祖母说,我是“番仔”,叫“番仔洞杆”。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呢?原来周老师是华侨,我们云霄对华侨的称呼都叫做“番仔”,而“番仔洞杆”是指不懂礼节、礼貌的人,周老师他谦虚了,后来才知道,他对云霄的世俗不大了解,怕失礼,所以很少到本地同事家做客,难怪有人说我能请到周老师到家里做客,真有面子。

还有一个烟鹅的笑话,大约是88年还是89年春节,我和老同学赐福去拜访周老师。一进门,他邀我们一起喝酒,他对我说:“我过年,烟了一只鹅,可是外面已经都熏黑了,里面还是血淋淋的,是怎么回事”。我一问,才知道他常吃到云霄的“烟肠”、“烟鸭”。过年就想自己也做道“烟鹅”,展示一下手艺,可他没想到“烟肠”、“烟鸭”是煮熟后再拿去熏的。而那么一大只鹅,杀好还没煮熟就直接拿去“烟”,你说能“烟”得熟吗?经我一说,他哑然一笑说:“原来这么回事,难怪。”

后来由于我又调到更远的山里去工作,与周老师就少联系了。以致老师逝世都不知道,我以未能为周老师送行而深感遗憾。今天在周老师逝世一周年之际,以此文纪念可爱可亲的周老师。

周老师,您安息吧!



心碑 照片21-28

心碑 照片21-2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21-2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21-2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21-2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21-2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21-2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21-2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21-2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心碑 照片10-18

心碑 照片10-1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10-1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10-1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10-1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10-1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10-1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10-1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10-1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

 

心碑 照片10-18 - 回忆 周广深老师 专栏 - 漳江文学网络独立版